广告

PoS和DeFi可以从房贷支持型证券中学到什么?

“我认为,利率的作用不是维持资本品的需求和供应之间的平衡,而是维持对流动性的需求和满足这一需求的手段之间的平衡。”——孟德斯鸠

自1929年股市崩盘以来,2007年的金融危机让美国人彻底明白了“流动性为王”这一真谛。几乎每个市场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在政府保护下本应最安全的房地产市场却沦为重灾区。正是在这场危机中,密码学货币应运而生,旨在成为一种具备抗审查性且供应量不受政府操控的货币。

如今,密码学货币行业充斥着大量由中心化和非中心化平台提供的杠杆。与杠杆相伴而生的问题是——一旦市场震荡,交易所、托管机构和智能合约会大量要求人们追加保证金,导致流动性的紧缺。为什么人们需要这么多杠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流动性紧缩?

为了探究这些问题,本文将聚焦于杠杆型DeFi协议和由网络提供的PoS代币杠杆(质押衍生品,Staking Derivatives)。我们认为,许多密码学杠杆产品很像引发2008年金融危机的杠杆产品。如此比较的目的不是为了谴责DeFi或PoS。我们是想要根据前车之鉴来针对这些DeFi协议提出改进建议。不过,我们也要指出的是,如果放任自流,密码学货币市场也会遭受同样的风险。

尤其要注意的一个风险是,某些市场参与者已经发展到了“大到不能倒”的地步。但是,在密码学货币行业,谁会变得“大到不能倒”?想象一下,如果币安大量借出其管理下的链上资产,以至于过度放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一旦这些资产开始大范围清算,就像Maker的黑色星期四那样,币安可能会效仿“The DAO事件”实行硬分叉来解决清算危机。这种硬分叉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政府采取的紧急救助措施。

我们已经在最近发布的关于质押衍生品的文章中尝试归纳分析了这些风险以及其他风险。我们讨论的不仅是PoS网络,还有DeFi协议(Aave、Compound和Synthetix),并将它们的特征与传统证券化结构的特征进行了类比。

什么是质押衍生品?

首先,我们先弄懂质押衍生品为何会出现。

PoS机制旨在通过锁定密码学资产的方式来代替需要消耗大量能源的PoW机制提供网络安全性。PoW要求用户“锁定”能源和硬件,而PoS要求用户锁定资金(Staking)。那么这二者之间有何实质上的不同?

一大关键差异是流动性限制。为了保证网络活性(能够持续处理交易),PoS网络强制要求用户长期锁定质押品。有了质押品,PoS网络就可以在验证者作恶时采取惩罚措施(罚没)。例如,如果网络要求验证者必须保证99.999%的时间都在线来确保活性,在出块期间掉线的验证者就会遭到罚没。

相比之下,PoW矿工是通过购买矿机实现“质押”的,然后获得区块奖励和交易费作为回报。由于需要预先支付矿机费用,矿工同样面临流动性问题,因为从回本到盈利需要较长一段时间。如果矿工的成本增加了,比如,电费上涨,他们可能需要借钱来支付电费。目前就有矿工在利用自己赚取的代币贷款。从理论上来说,矿工可以使用自己的矿机作为抵押品来贷款。然而,Anicca Research的Leo Zhang在文章中指出,矿机的二级市场太小,借款人不放心接受矿机作为抵押品。矿工转而通过质押代币来贷款,这是BlockFi和Nexo等借贷平台上杠杆交易激增的主要原因。

以比特币为例,矿工平均来说每挖出100个区块(约16.6小时)就能得到一次收入,因此获取比特币很容易。PoS机制则不然。许多协议都注明了代币会被锁定数周乃至数月之久。为了让PoS验证者也能像PoW矿工那样获得流动性,有开发者提出了质押衍生品的概念,做法是让用户以自己被锁定的质押品来背书发行一种虚拟资产,再拿这种虚拟资产来贷款,这样用户就能得到一些流动性。合成资产的价格永远不会超过质押品的价值,而且一旦借款人“违约”,合成资产的价值就会下降。最简单的“违约”情形就是验证者被罚没,导致质押品的价值跌到借贷交易的最低担保要求以下。被罚没时,网络会没收验证者的质押品,重新对其进行适当分配。

那么,网络是如何决定验证者能以什么价格贷款的呢?关键参数是衍生品定价函数。我们来想象一下,借贷双方是如何按部就班地完成一笔贷款交易的。借方找到贷方借钱,贷方在PoS链上查看借方的余额。如果借方的贷款额和余额令贷方满意,贷方可以将代币借给借方,并将这笔借款记录到贷款簿上,并重新计算价格。追踪价格非常重要,因为这可以让贷方准确地计算后续贷款的价格。然后,贷方继续监控PoS链。如果借方遭到罚没,贷方就会更新贷款簿和价格。锁定期结束后,贷方可以要求借方清偿贷款和/或计算借方需要支付的价格。不过,上述步骤都以贷方能够相信借方会在锁定期结束后清偿贷款为前提。

这些交易都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执行。实际上,智能合约可以直接与PoS协议的共识算法交互,从而监控罚没情况,并计算衍生品定价函数。另外,我们还可以使用恒定函数做市商(CFMM),如Uniswap,让市场来决定衍生品的价格。从共识算法和DeFi协议之间的交互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共识协议可以与智能合约应用层交互时,资本效率就会提高。

目前,许多PoS网络本身并不支持这种功能,因此用户直接向网络贷款会显得有些奇怪。然而,Celo、Terra和Libra等新型网络的共识算法都是通过在分布式虚拟机上执行的智能合约来实现的。在这些系统中,共识是一等公民(first class),可以与其他智能合约交互。另外,DeFi合约可以与共识交互,并读取系统的当前状态,来确定是否出现违约情况(例如,罚没)。例如,Celo区块链的共识协议采用了CFMM算法,以实现其原生算法稳定币的稳定性。这些新型网络协议都内置了质押衍生品工具!

一个更有趣的问题是,如果将质押衍生品贷款聚合在一起呢?为了提高质押衍生品资产的流动性和价格发现,我们希望验证者手中的PoS衍生品能够实现同质化。就像Maker生成的Dai是同质化资产,但是每个CDP/Vault都是非同质化的。

在这种情况下,质押衍生品的价格与验证者基数的集体责任绑定在了一起。发行由有担保贷款池背书的债券正是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和相关证券化结构的功能。但是,提供质押品贷款的网络是如何像住房抵押贷款证券那样实现杠杆的?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个人和银行需要杠杆?

假设你刚花64万美元买了套房子,首付付了10万美元,月供3000美元,15年还清。10年后,假设你的房屋净值为46万美元。假设这时你想买辆特斯拉,你的银行账户上又没这么多现金——但是你有价值46万美元的房屋净值啊!如果你可以抵押这部分房屋净值来贷款10万美元并分5年还清呢?这就是房屋净值贷款(home equity loan)——将你的房屋作为抵押品来进行二次贷款,贷取不高于房屋净值的款项。请注意,房屋净值贷款就是一种获得杠杆的方式,你可以通过抵押非流动性资产(房产)来获得即时流动性,只需支付利息即可。如果借方把特斯拉撞坏了,又丢了工作,无法偿还10万美元的贷款,提供车贷的机构就可以收走作为抵押品的房产。

我们再来假设,你是提供房屋贷款的银行。你发放了一笔价值50万美元的房屋贷款,你一下子就少了50万美元的现金可用于放贷。更糟糕的是,作为抵押品的房屋不具备流动性——你不可能直接抵押这套房屋来借得更多现金,再贷款给别人。这种情况下,证券化就可以发挥用武之地了。所谓的证券化,就是将一种资产交由一家不持有其他资产的公司托管,然后将该公司的股票卖给投资者。如果该资产(例如,房产、抵押贷款、抵押贷款包)价值10万美元,证券发行机构发行了1000股可转让股票,这就等于是将该资产的债权分成了1000份。

提供证券化的机构,如银行,将收取证券发行费用。请注意,这里的贷方是用非流动性资产的未来现金流(利息)来交换流动性(现金),从而获得了杠杆。如果房产所有人无法支付利息,银行就会没收其房产,然后拍卖掉,将拍卖所得分配给500股股票的持有人。现实中,贷方会将许多房产打包在一起,出售其股票份额——这就是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BS)。

这两种情况有什么共同点?首先,资产所有者和债务人需要坚守长期承诺——在长达15至30年的时间里支付/收取抵押贷款利息。但是,资产所有者会有许多短期债务和/或需要短期流动性的情况。为了获得流动性,他们需要抵押资产来贷款。这种担保型贷款既能让借方获得流动性,又能为贷方提供下行保护——贷方可以清算抵押品。这种将长期资产转化成短期负债的能力就是金融的基石。

译者注:作者在这里对有担保型贷款和MBS(房贷背书型证券)的解释有点混在一起了。在有担保型贷款中(比如按揭买房),借方(贷款方)获得了房子,背上了债务;而贷方(放贷方,银行)获得了债权和抵押物权;贷方有权要求借方按时支付利息(债权),如借方违约,则可获得房产并卖出(抵押物权)。而MBS则并非银行通过抵押什么东西而获得的流动性,而是通过直接卖出债权和抵押物权来获得现金。设有一家公司仅持有这些债权和抵押物权,则该公司只有一项收益就是房贷的利息,而该公司的股票就成了MBS,因为这些股票的价值纯粹是由房贷来支撑的。银行如此操作的用意不仅是获得现金,而是将房贷相关的风险转卖出去,卖出之后,收益与银行无关,但风险也与银行无关了。

在密码学货币中,我们同时拥有以上两类贷款。对于借款人而言,诸如Compound或Aave这样的贷款方提供了类似特斯拉贷款的形式——您可以通过抵押密码学货币(类似于房屋)来借出稳定币(类似于您用于购买特斯拉的美元)。如果您无法偿还贷款,或您抵押资产的价值低于借款金额,则会被清算。

类似地,在PoS网络中,验证者可以借助于质押衍生品来实现质押操作。如果有许多验证者同时以质押衍生品为担保用于贷款,那么该网络就会根据每个验证者的违约概率来持有其相应的债务。网络必须对安全性损失定价,通过以下公式估算来合计该网络的总安全资本。

就像MBS代表其背后众多贷款的总价值一样,一个质押衍生品池可以把质押资产的价值汇聚成一个资产包并予以代币化。而该聚合代币的价格是最重要的衡量指标——它代表网络安全的价格。

但如果质押衍生品与抵押支持证券一样,岂不是也非常糟糕可怕么?我们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金融危机(只不过不是在由国家背书的资本世界里)?

也许会吧,而且“密码学资产证券化”和MBS之间存在一个关键的区别。首先,我们退后一步来看看证券化的特征。证券化最简单的功能,就是汇集资产并发行以现金流为支撑的证券。在我们下面这幅(很显然带有讽刺意味的)关于MBS的漫画例子中,一名抵押贷款的发放者向消费者发放住房贷款。随后,该发放者将这些贷款出售给一个特殊目标的实体,以换取现金。而该实体则通过向投资者发行证券(也就是MBS)来获得购买上述贷款的资金。这些证券代表其背后潜在的数千笔个人贷款的现金流,但其流动性却远胜于构成这些证券的贷款。这使得较大的买家可以购买与其风险偏好相匹配的单一流动资产,而不必费尽心力去购买数千笔个人贷款了。

如果我们看看像Aave和Compound这类的DeFi借贷协议,会发现它们的结构极其相似。一系列不同类型的贷款被汇集到一个智能合约中。该协议通过发行以贷款利息收入背书的债券(比如cDai),将这些贷款重新注入金融市场。从这个意义上而言,Compound和Aave不仅是借贷协议,也是证券化协议。

关键的区别在于,借贷协议既可以发放贷款,又可以自动执行证券化。相比之下,在常规的证券化当中,通常由发放人中一个单独的实体来处理与借款人的关系。这一差异对于PoS而言至关重要,因为PoS协议需要自动强制清算杠杆率过高的借款人。像Liquity这样的DeFi协议也计划这样做。

证券化交易通常被认为是分级交易:发行由同一贷款池支撑的不同等级的证券来迎合不同的风险偏好。乍一看,上述Compound的案例中似乎没有分级,其发行的是cDAI这种统一形式的债券。然而,我们看到一些提供更低风险(例如通过Opyn或Nexus Mutual将cDAI与保险结合在一起)和更高风险(例如PoolTogether)的选项开始出现,以满足风险偏好不同的贷款方。

2007-2008年,导致抵押贷款支持型证券灾难性崩塌的问题之一是,很难对其进行透明定价。其中部分原因来自委托代理问题,但更主要的原因在于:从违约出现到MBS价值受到冲击中间的时延太长。例如,如果一个借方拖欠了房屋贷款,那么其未支付的款项首先将影响贷方。然后,贷方将该笔未支付的款项报告给抵押贷款证券化的发行方,后者随后告诉所有股东他们的留置权(lien)已经违约。由于美国房屋市场的独特性,这一过程可能需要耗时数月才能将违约行为传导到复杂的金融体系中去。

在密码学货币领域,这一点就不再是问题了。借助于区块链,所有的参与者都清楚贷款是否违约——无论是密码学货币抵押品还是质押抵押品。这意味着依赖这些贷款的金融产品(诸如质押衍生品)可以立即为违约定价并执行清算。尽管清算的风险依然存在——例如,市场和流动性风险可能会抑制像Compound和Maker这类协议中的清算人执行清算——但其效率要高出传统市场一大截。相对方便的清算在区块链上的效率意味着我们可以用传统金融世界里很难做的方法对更复杂的证券进行定价、打包和再利用。

然而,实现这一优势免不了要付出代价。不同于债权人直接放贷给债务人,密码学货币协议并不了解其债务人的信用质量。此外,以密码学货币形式收到的担保品质量往往也更低。DeFi协议试图通过设置更高的担保品率和更加激进的清算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

此外,由于清算减少了货币供应量,质押衍生品还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因为当某个验证者拖欠贷款时,PoS协议会在系统中销毁或剔除其质押的份额。货币供应量的减少将增加其它验证者未来的预期回报,但会降低系统的安全性。即便协议通过增发货币来弥补这一点,这些资产在市场上的价值也可能会打折扣。因此,在每次清算时网络的安全性会大幅降低。

最后,传统的证券化结构严重依赖于代表许多不同借款人的多样化的贷款池。而假名的使用使得在DeFi和PoS协议中评估协议对任何单一实体的风险暴露程度变得困难重重。因此,研究PoS中债务人之间的财富分配显得尤为重要。PoS参与者之间的财富分配不均会将风险集中到少数债务人身上,进而危及系统的安全。

这是本篇论文关注的重点所在,我们在本文中研究质押衍生品会如何影响PoS网络中的不平等和收益。我们发现,在一定的条件下,质押衍生品会减少不平等的现象。造成这一影响的直观原因有两个。首先,质押衍生品通过允许验证者循环利用资金,使得无论多大规模的验证者都有机会入选出块者集合,从而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其次,通过销毁过度杠杆化的违约验证者的质押量,提高了其它验证者的收益。当大型验证者违约时,这一效果会相当显著。但我们也认为,特定的“大而不能倒”的验证者将改变这一结果。为了维持质押衍生品的良好运作,验证者必须按比例承担违约风险,并集体惩罚违约行为,尤其是那些大实体的违约行为。

这对于协议开发者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们决定在其协议中加入质押衍生品,就需要考虑到他们实际上是在往系统中添加免信任型的抵押贷款支持型证券。好的一面是,此举允许验证者们优化其资本效率,获得更高的整体回报,同时清算机制确保这些留置权始终可以被正确定价。然而另一方面,人们所熟知的MBS风险在PoS中依然存在。如果网络中放贷的标准过于宽松,那么这些衍生品将显著降低网络的安全性。协议设计者需要精心设计衍生品的定价函数,告诉验证者其借款额度。该函数应该恰当地结合已支付费用(利息)、信贷限制、以及清算政策,以规避不利情形。

我们使用Gauntlet的基于代理的模拟平台评估了他们的理论模型,发现确实存在一个“最佳点”,可以在添加这些衍生品的同时兼顾安全性。尽管在这些体系中往往利大于弊,但往PoS协议中添加质押衍生品时仍然很难有效维持平衡。无法正确定价违约风险,或在必要时无法强制清算,都会导致安全性的大幅下降。

相关文章